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新闻>正文

在家看娃开网店卖中国菜的日本妈妈:大家都疲

时间:2020-12-31 09:05:29    来源:     浏览次数:0    

  原标题:全球记疫|在家看娃开网店卖中国菜的日本妈妈:大家都疲惫了

  12月的日本,新冠疫情再度恶化。

  在全球主要国家中,日本的疫情发展一直是一个谜。早在2月,日本就是澎湃新闻重点关注的国家之一。2020年以来,虽然日本的疫情曾被专家认为多次接近“大暴发”的边缘,但却从未失控。

  年初的“钻石公主”号邮轮聚集性感染事件后不久,3月24日,国际奥委会宣布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5天后,有日本“喜剧天王”之称的著名演员志村健因感染新冠病毒病故;4月,日本政府宣布全国进入持续一个多月的紧急状态。

  9月,二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因为个人身体原因突然宣布辞职,给2020年的日本再掷下一道震撼。 11月底,进入秋冬季的日本疫情反弹明显,每日新增病例数和住院的重症患者数均创下疫情发生以来新高。

  这一年,上述一系列的变故给日本民众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曾在中国生活了10年,三个孩子都在中国出生的日本公民木皿爱2020年初就对疫情的发展格外关注,日本民众和政府在疫情初期的松懈一度让她担忧不已。

  对千千万万个像木皿爱这样的普通日本家庭来说,这一年的挑战是巨大的。作为一个创业网店店主,木皿爱和被迫在家工作的丈夫一起照顾三个因学校停课而在家学习的未成年孩子,在此期间,她承受了比以往更大的压力。

  近日,澎湃新闻对木皿爱进行了回访。听她讲述了这一年来的经历,了解日本社会普通人家的心路历程。木皿爱母女

  木皿爱母女

  【口述者】:木皿爱

  【坐标】:神奈川

  新常态下的“生活压力比预期的要小”

  2020年,我原本计划网上开店创业,销售从中国进口而来的水果和蔬菜。3月份网店开张后不久,受疫情影响,三个孩子都停课回家,由于要边工作边照顾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还要做家务,有一段时间,我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非常辛苦。

  4月,日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丈夫被迫回家工作。解除紧急状态后,为了降低感染风险,丈夫放弃了乘坐公交通勤,改为开车去上班。幸运的是,公司业绩还不错,薪水和工作量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出差和会餐减少了,和家人以外的人交流的机会也减少了。

  进入紧急状态后,我们一家几乎每天都在家里,购物尽量用快递,外出的时候尽量选择没有人的时间,比如晚上带孩子们在家里附近散步。

  解除紧急状态后,我们外出只需要戴口罩,常洗手,避开拥挤的人群,保持警惕,然后就可以正常生活了,因而我觉得实际上压力比预期的要小。在过去的一年里,虽然我很少和家人以外的人见面,但是这也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思考我的未来,我觉得这是件好事。

  陷入育儿与工作的“苦战”

  对于我们一家人来说,这一年每个人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和压力。

  由于我的孩子们从出生到2019年为止一直生活在中国,所以在年初向他们解释中国发生的疫情以及学校为什么停课的时候,他们都很容易理解。

  宣布紧急状态后,孩子们因为停课三个月都待在家里。三个月中,由于丈夫有时也经常在家工作,在网上和同事开会,所以家务育儿几乎都是我负责的。

  丈夫今年正好40岁,处在这一人生关键的时刻,他正在为今后的职业和人生道路规划而苦恼。而我的三个孩子中的两个,她们每天都要做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在日本,只有一些私立学校有网络课程,很多公立学校并没有网上课程,所以在家学习也进行得并不顺利,孩子们晚上睡觉的时间经常被推迟。在子女的学习辅导和在家工作两方面上,许多日本父母和我一样陷入了“苦战”。

  与此同时,我自己今年正在创业。2019年我从中国回到日本后,发现日本的超市里几乎没有中国的蔬菜,所以就想可不可以在家自己种一些?我们在上海住了10年,没有中国蔬菜吃的感觉很不习惯。在家乡我们正好有一个大农场,现在我的爸爸还在上班,我妈妈已经退休了,两人此前一直种一些日本常见的蔬菜。

  一开始,我们种中国蔬菜是为满足自己的需求。没想到当我把母亲生产的中国蔬菜上传到社交媒体时,许多住在日本的中国人都说:“我也想要! ”然后,我们一点一点地增加产量。我的父母由于年事已高,一旦被感染会有较高的风险,因此他们很少出门或与人见面,大部分时间都在田里工作,通过互联网供应蔬菜,听取顾客的意见。

  我妈妈从没见过或吃过中国蔬菜,我在中国的网站上搜索了种植蔬菜的方法,翻译后告诉母亲。我们两人通过反复试验,收获了美味的蔬菜。来自中国的顾客告诉她这些蔬菜可以制作的食谱,对不懂如何烹饪这些蔬菜的母亲来说,这样通过蔬菜进行的交流很有意思。

  几个月来,由于订购蔬菜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了,所以我干脆开起了网店“茉莉商店”。现在,我们卖的莴笋好评如潮,每次都很快卖光了。疫情间,我的食品网店也正值需求旺盛的时期,这出乎我的意料,很多顾客都很喜欢我的产品,虽然这也对我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但我觉得挑战一下也是件好事。

  一开始,我以为工作和家务育儿我都不可能做好。每天晚上孩子们睡觉后,我还要工作到深夜,每天睡眠都不足,所以很累。我当时常想:“假使每个人都可以健康地生活,那么剩下的就不用担心了。”不过,现在我也已经逐渐适应了,我觉得可以比较放松地度过家庭时光。

  悲与喜的回忆

  今年压力最大的时候是年初中国疫情蔓延的一两个月。我从一个住在中国的朋友那里听说了疫情的严重性,而那个时候日本国内还没有危机感,我每天都过着不安的日子,担心接下来会出大事。3月份学校停课、4月份宣布紧急状态后,许多人开始采取日常防控措施,我就逐渐不再感到有压力了。其实,疫情期间我最累的是和周围的人对疫情防控有认识的差异,那段时候真的很累。

  有悲也有喜。结束三个月的停课后,孩子们重回学校。我感到“日常生活终于回来了”,那个时候自己真的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尽管之后孩子们的学校内也曾出现感染者,学校当时发来紧急联络电子邮件,第二天开始停课了一段时间,但因为这样的现象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所以我们没有感到惊讶,反而平静地度过了每一天。

  只是有的时候,会有人打探“谁被感染了?” 这会让我开始担心身边可能会出现被新冠感染而带来的歧视和欺凌。随后,在进行消毒工作和密切接触者观察后,校方确定疫情没有扩散,又恢复了正常运作。

  眼下,新的生活模式变成了早晨量体温、戴口罩上学,除了运动会等聚集性活动被取消之外,孩子们的学校生活还是和往常一样快乐。

  因为今年有一段时间没能外出,孩子们很长时间都没见到爷爷奶奶,无法见面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在网上聊天,发送照片。不过,我们还是想亲自见面。时隔10个月后,最近我们再次回到父母家,孩子们和祖父母见面时的快乐表情让我难以忘怀。这也是今年最让我快乐的事情。

  “疫情长期化,全日本疲惫了”

  日本政府在4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前,我一直在关注日本政府的传染病对策。由于我不是传染病防治专家,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们的作为。我认为,与其说是政府的措施导致的抗疫现状,不如说是每个日本公民的行为造成的。

  在流感流行期,日本人通常都有戴口罩的习惯,此外,日本人从幼年就开始培养经常洗手的习惯,所以大家对疾病的预防意识很高,习惯与他人保持距离,说话时声音也很小,而且也没有见面时拥抱或亲吻的习惯。正因如此,即使日本政府不特别制定规章制度,每个人之间仍都会保持距离,或许日本疫情一直没有暴发,也是这种行为模式的结果。

  对于受到疫情冲击的经济,日本政府出台的政策起到了一定作用:企业统一向民众支付福利金、救助中小企业的措施、鼓励旅行等,同时也尽量恢复经济活动。

  眼下,鉴于不仅是日本,全世界的疫情还都在持续,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2021年很难继续举办奥运会,届时有多少观众、运动员以及海外旅行者来日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我认为,和世界各国一样,新冠病毒对日本社会最大的破坏和伤害是医疗人员和经济方面的损失。

  眼下全日本似乎都对长期疫情状态下的生活感到疲惫。回首4月份进入紧急状态时,每个日本人都有一个强烈的印象,即全社会所有的牺牲和努力都是为了阻止疫情的蔓延。然而,夏天的第二波疫情,以及现在迎来的第三波疫情, 使得日本社会充满了“坚持不下去了”的悲观气氛。

  疫情拖得越久,人们的认知差距就会越大,大家就越难团结一致达成控制疫情的措施。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会抱怨精神压力大。假使日本再次进入紧急状态,那么有可能会出现很多倒闭的企业和无法生存的人。

  这一年来,每当日本政府做些什么事情,新闻和社交媒体上就会出现愤怒和批评的声音,这让人看了感到疲惫,因此我最近都不怎么看新闻。我认为,保持内心的平静,有时候屏蔽信息也是很重要的。

  我觉得,由于我们尚未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对疫情的控制,所以现在还没到可以总结教训的阶段。随着疫情的蔓延,世界各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因而我们必须把目光转向那些我们至今还没有提出来的问题——世界各地的人们是不是都感受到了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并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十分值得感激的事情呢?

  责任编辑:润琰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